浅论“古砚微凹聚墨多”

日期:2017-11-14 08:29:42浏览数: 作者:马萌 【 字体:

《红楼梦》里,有许多大观园里男男女女对于中华诗词进行探讨的情节。或攒诗集,或组诗社,好不热闹。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连文学素养稍微浅薄些的香菱也动起念头学诗。第四十八回,黛玉问香菱喜欢什么诗,香菱说只爱陆游的“重帘不卷留香久,古砚微凹聚墨多”一句,黛玉听罢,极不赞成,说“断不可学这样的诗。你们因不知诗,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,一入了这个格局,再学不出来的”。

黛玉的才华,在《红楼梦》里是数一数二的,但性格尖刻,也是人所共知的。甚至有人说,她不喜欢陆游,是因为宝玉特别爱陆游,连贴身丫鬟的名字,都取自陆游“花气袭人”的句子。那么,黛玉说“古砚微凹聚墨多”不好,算不算是持平之论呢?

陆游应该是中国古代诗人里,仅次于乾隆皇帝的勤奋之人。也有赖于他的儿子从事出版行业,把父亲的诗作悉数结集出版,使得今日的我们可以纵览他的全部作品。不至于像后唐中主李璟那样,与儿子李煜诗才齐名,却只得三四首传世。所以我们有幸领略陆游变化多端的创作风格,既有“王师北定中原日,家祭无忘告乃翁”的悲戚,也有“楼船夜雪瓜州渡,铁马秋风大散关”的豪壮,也有“溪柴火软蛮毡暖,我与狸奴不出门”的慵懒,更有“东风恶,欢情薄。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”的凄楚。所以黛玉的批评,想来并不是针对陆游这个人,而是就诗论诗,针对“古砚微凹聚墨多”句子本身。那么,为什么香菱觉得兴味盎然的这句,会被黛玉说得那么不堪?

这两句诗,出自陆游七律《书室明暖,终日婆娑其间,倦则扶杖至小园,戏作长句二首》:

美睡宜人胜按摩,江南十月气犹和。

重帘不卷留香久,古砚微凹聚墨多。

月上忽看梅影出,风高时送雁声过。

一杯太淡君休笑,牛背吾方扣角歌。

这首诗好懂么?特别好懂,不像李商隐或是朱淑真,话总是说一半。“睡得饱,真开心。起来没事坐在书房”,才发现出门少,门帘关住了屋子里的香气,天天书写砚台都凹了下去,这种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了。

就这么就结束了?

写诗作赋,是情感的宣泄。诗人大多心绪敏感,对万事万物都有感触,景象的变化很容易引起他们内心的共鸣。《鹿鼎记》第一章,吕留良看到《如此江山》的画作,激起故国沦亡的悲伤,写下“其为崖山以后耶?如此江山不忍视。吾今始悟作画意,痛哭流涕有若是。”而陆游这句“古砚微凹聚墨多”,最大的毛病就是这一切都只是文人自己的小格局,他没有把“心”放在诗里。焚香静坐,把玩古砚,太阳落山,再去欣赏“月上忽看梅影出”,句子平仄对仗都没问题,但未免太过于小布尔乔亚。如果新手学诗词,都以此为师,学到后面,难免总在小事物里打转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

诗词是韵律和章法的艺术,平仄对不对,对仗工不工,的确很重要,但若是只求文字的精巧和格律的美感,为了写诗而写诗,文以载道的价值就无法体现。诸葛亮舌战群儒说的“下笔虽有千言,胸中实无一物”大概就是这种状态。毛主席写《蝶恋花答李淑一》,宁可下半阙转韵,也要填进《蝶恋花》。主题与内容的真挚情感契合,言之有物,胜于任何技巧上的堆砌。无论是学诗,还是做其他事情,道理都是如此。 

(马萌 金湾发电公司)

相关内容: